豬流感下的愛情

2009年 5月 1日,在香港出現了第一宗豬流感個案,出事的地方是灣仔維景酒店,幾年前 SARS時,第一宗疫症也出現在維景酒店,雖然是另一所分店,上帝似乎把「維景酒店」定為祂在香港排演疫症的舞臺。
這兩段記憶將成為公眾的回憶。「灣仔維景酒店」目前成了國際媒體關注的現場,酒店裏的兩百多位員工與旅客被隔離觀察七天。在千萬雙眼睛注視下的酒店窗簾後面,不知道會不會出現一段流感促成的愛情故事。如果張愛玲在世,她可能就以「豬流感下的愛情」做她新書的題目,用她拿手的參差的對照的手法描寫「人類在一切時代之中生活下來的記憶」。她的《傾城之戀》就是描寫戰爭促成的一段愛情。六四的時候,北京有個被打傷的大學生逃進一家陌生人的屋裏,頭上身上滿是鮮血,屋裏的人與他素昧平生,家人中有一位女大學生,堅持把他保護下來,並且日夜悉心照料。後來,我認識了這位女孩子,當時她已經與這位有生死之交的男生結了婚十多年。這是另一個時代下的傾城之戀。
回到香港豬流感那天的第二日,芸芸小人物中,有個女孩接到遠方父親的電話:「你們出門要小心!」你們是指女孩與她的男友,女孩的父親從來不接受女兒的男友,這是他第一次用「你們」這個眾數,男友於是知道,他的名份已經初步被肯定。
豬流感終有一天會過去,但對於這個男生來說,它已經成為一個與愛情有關的記憶,借張愛玲的那句話,好像這個傾城豬流感是為他們兩人而爆發的。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