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霆鋒的演技

《証人》這部電影裏有兩位男主角,一位是飾演員警的謝霆鋒,一位是飾演殺手的張家輝,在香港電影金像獎中,張家輝贏得最佳男主角,謝霆鋒沒有得獎。謝霆鋒在電影中演得非常認真,非常賣力,但成績卻不被認同,那是為什麼?
好人其實很難演,好人只有一面,就是好,劇本中把它規定成一個單面體,只可以把複雜人性中好的一面表演出來。但真實的好人,甚至聖人如孔子,也有他人性的一面,例如孔子很喜歡別人送他禮物,你如果求他做點什麼而不送他一點禮物,他可能會不高興。如果把孔子的故事搬上銀幕,孔子的人性一面可能被忽略不表現了,而集中地描寫他聖的一面。為什麼不描寫一個真實的孔子,一個有多面體的人?這可能是片種的問題,可能是檢查制度的問題,也可能是編導者的疏忽。
《証人》是部動作片,動作片中的人物性格更難有足夠篇幅去描寫,連荷李活的動作片都有這個通病,西方同行把這種好人到底的銀幕鐵漢叫做 Straight Arrow,直譯便是「硬箭」,一杆硬橋硬馬,只知向前衝殺的箭。但一些大動作片如《綠巨人》、《蝙蝠俠》,便非常注意劇中人物性格的刻畫,這樣的電影會很飽滿,但放映片長也會隨之增加。正常的電影是九十分鐘到一百分鐘,這些動作大片會超長。
演員遇到這些銀幕鐵漢角色,唯一的自救方法便是放鬆,這些角色之所以難演,是因為它千篇一律,把自己放鬆了後,想辦法替角色加一些特色,但盡量不超過劇片規定的範圍。鮑起靜在《天水圍的日與夜》中演得很鬆弛,把導演生活中的一些小動作也模仿下來,恰如其份地為角色增加了神采,這便是積極的創作。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