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嘴狗老婆

老婆喜歡吃桑椹,剛好在句容我吃到了從樹上剛剛摘下來的桑椹,滋味那個美,不是超市裏擺在冷藏格裏那些來自紐西蘭的貨可以相比。我無意貶低進口水果,而是剛剛與大樹切斷聯繫的生果,就憑一個新鮮,已經超然到另一個境界。
自然,我也帶回了一些桑椹給老婆,雖然已經包裝好的桑椹注定無法保持剛剛採摘的鮮美,幾個小時的空、陸行程後,重見天日的桑椹還不如包裝盒看上去精神。不過老婆看到她熱愛的水果後還是興奮的跳起來,很快她又被盒子裏的東西嚇的叫出聲:「啊!這是什麼?好像白白的蟲子!」她形容的很貼切。「白桑椹」,我說,「南方少見,在北方聽說是很普通的。」她用手指戳了戳,真的當它們是蟲子似的:「樣子有點噁心呢!」我說:「確實長得有點像蠶……」老婆瞪了我一眼,「……可是非常甜!」她似信非信地望着我,好像努力要從我的臉上讀出什麼陰謀。或許我無辜的表情終於打消了她的疑慮,她用手指小心地撚起一粒,緩緩送進口裏……「嗯──!」她滿臉盡是回味無窮的表情。
白、紫桑椹交替着品嘗,老婆很是盡興。只是不足一分鐘,滿口已經被桑椹汁染成暗紅。「我知道自己看上去像隻烏嘴狗」,老婆完全明白我在想什麼,「不過我想我是比較幸福的那隻。」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