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事件

即使有一天人類發現了太空中有另一種人類生物,地球上的我們骨子裏還是一種原始動物,還是會因為相互之間不同的膚色、語言、宗教、文化、性別、籍貫、職業、選擇、生活習慣等等,而衝突。
以我們拍戲人的攝製組為例,香港幫與大陸幫已經可以為了雞毛蒜皮而打得頭破血流,廣東人與北方人也打,北方人與上海人也打,即使來自同一地方的人,學院派與科班出身的也打,新工人與老師傅也打。所以最近的新疆事件中,原因當然可以很複雜,但以我個人的觀察,也是個屬於原始社會的問題,尤其是當火苗在韶關剛剛開始的時候。但在火苗燃着之點,還與法制有關。漢族女工接連被新疆員工強姦,肇事者居然只被打打手心,法制何在?
我家最近養了一隻小狗,一天到晚東咬西咬,我和老婆不知每天要對牠喝叫多少次"No!No!No!"如果不叫停,家裏的沙發、鞋襪、落地窗簾全都會被牠咬爛。不對強姦者喊停,不繩之以法,等於鼓勵獸性,獸性只會引出更野蠻的獸性。
公安為甚麼不去抓違法者?我有這樣一個經歷:在上海工作的時候,我的電腦在公司裏被盜,本能告訴我這是自己人偷的,而且確實知道是誰。我報了警,結果是不了了之,公安言下之意,這是受害者的公司內部問題。
韶關出事的玩具廠老闆是香港人,出事後有沒有我這樣的類似經歷?法治觀念不健全,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