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人難,做媽也難

每次看見我家的賓妹照顧小狗,我便難受。賓妹在老家有兩個孩子,一個兩歲,一個十歲。兩歲的孩子正是最纏人的時候,要為他煮飯洗澡換衣服都不在話下,還要在吃飯喝水後為他擦小嘴,為他擦小手,如廁後擦小屁股,眼睛耳朵要廿四小時留意他的行蹤,只要片刻聽不見他的聲音便要去探察。我老婆是個潔癖狂,要求小狗大小便後都要清潔小屁股,吃飯喝水後要擦小嘴,外出回來後要擦小腳,片刻聽不見小狗的聲音,便去探察牠是否在搗蛋。賓妹為生計放下自家的孩子去照顧人家的小狗,不知她心裏有什麼味道?我知道自己心裏什麼味道,那是很不是味道,老婆心裏更不是味道,女人總是更同情女人。
當初請這個賓妹,是看上了她有照顧孩子的經驗,希望她來我家照顧孩子,現在後悔了,為了心裏好過一點,只好用錢補救,每個月額外給她一筆交通津貼……兩個月快過去,她向我老婆辭工,原來她也早就後悔。重僱一個賓妹要六個星期,商量請她多留兩周,等到新的來舊的才走行不行?不行!很想孩子,孩子也很想媽,她向我老婆眼淚汪汪。眼看所有的申請手續要從頭開始,那個男人不討厭這種額外的煩惱與支出,同情與理解是另一回事嘛!我老婆仍堅持除了同情與理解外,不得對她說一句硬話,連黑面也不准,每個月的津貼必需照付,好言好語直至把她送上飛機。她的觀點:老天把一個需要照顧的人送到我們家,是要我們用行動付出一點耐性與愛心。──自家的孩子呢?還沒有生出來嘛!先將就將就……日子就這樣湊合着過下去了。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