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必要學珍惜

我媽快九十了,已經不良於行。週末我把她和家人接至我的山居,讓她面朝小花園坐。這一天,老人家心情不好,大姐說她早上哭過,問她為什麼哭,她不肯說,後來我坐在她身邊打盹,半睡半醒中,聽見她不斷地叫:「媽,媽……」原來她的一塊心病又發作了。這故事又要扯回抗日戰爭。我媽那年十八歲,瞞着家人,偷偷跑去抗日前線,原來一心以為抗日勝利後就可以把家還,誰知到命運把她帶來了香港。在這期間,她的媽媽,我的外婆已經過世,而我媽媽也無從再與外婆團圓。如今她每天生活在輪椅上,四肢不再靈活,腦中的往事也一件一件猶如褪色墨水般消失,剩下的一件刻骨銘心揮之不去,恍若一個流血的傷口,儘管從前幾十年來都沒有流血,原來只是被傷疤蓋住,事實上,傷口從來都沒有痊癒,時間到了,便崩圍了。我很想把她帶回去開封老家看看,但她的兄姐也已經相繼過世,一個風燭殘年的老人,除了得應付長途旅行的辛苦,是否還能抵得住心靈上新舊傷口同時扯裂?
我媽很喜歡種花,她年輕的時候要照顧八個孩子,還依然趣味盎然地在家裏種滿了花,我把她推到花園中,指給她看各種花與樹:白蘭花、桂花、茉莉花、檸檬、九里香……如果換成早幾年,她就能自己走進院子裏,雙腳踩在柔軟的草地上,這兒拔一根草,那兒撿一片葉……
時間是回不去的,否則,何必要學珍惜。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