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詠嘆

我二哥前些日子患了憂鬱症,他已經移民去星加坡,星加坡醫生給他開藥,把他吃得下肢連走路都沒有力氣,一個本來身強力壯的中年人變成要在輪椅上過日子,憂鬱症沒有好,還退化到唉聲嘆氣地判斷自己不會再好轉過來。
我聽見後頓時又急又怒,與二嫂第一時間合作把他弄到一間在大陸的康復醫院。這時,他的精神狀態已經瀕臨崩潰,不論醫院提出任何治療方案,他都堅持一定要服星加坡醫生開的藥。他對這種藥已經在心理上嚴重依賴,而那些該死的醫生居然給他準備了兩個月的份量。精神科的藥那可以開一大堆?米高積遜正是死在這種庸醫手裏。
後來二哥終於慢慢好轉,現在又重新生龍活虎,從前他對中醫養生從來不感興趣,現在甚麼穴位經脈隨時掉書包,還從大陸買了養生書帶回星加坡再寄回香港分贈親友,郵費比書貴幾倍,真是熱情如火!但也難怪,他是從「那個世界」的邊沿回來的人,他知道可以重新站起來走路的意義。這是我去年的一大成就,想想都賞心悅目,舒舒服服,當然如果沒有二嫂的日夜照顧,二哥也不會順利好轉。
我的專欄不時推介健康生活,我只是分享了我作為過來人的經驗與知識。人生的道路不容易走,我只是不願意認輸,在健康上在工作上皆如是。我在專欄中帶出來這一點精神,也只是自然流露,但更多的是自我鼓勵。有不只一位讀者把我的文章存在皮夾子中隨身帶了十年,我感到努力沒有白費。今天這篇文章帶幾分「自戀」,緣起昨天東子師傅帶來讀者一個贈我的禮物,是一罐超好吃的曲奇餅,其實我只起了一個橋樑的作用。儘管如此,有時被人請吃曲奇餅,感覺也很好耶!謝謝啦!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