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回娘家,哦耶!

老婆回娘家,大解放,首先痛飲黑啤,連飲六罐──其實我有酒癮沒有酒膽,平日飲四罐已經夠數,老婆不在,加飲兩罐,以報她平日囉囉嗦嗦之仇。淨飲仍不夠過癮,黑啤加威士忌,哦耶!黑啤加了威士忌後,本來有些苦味的黑啤會變甜,更好體會報仇的甜頭。以上是第一晚。
第二晚,狂飲紅酒,平日只飲半瓶,但為了慶祝──其實慶祝什麼也搞不太清,事實上十分掛念老婆,但在損友面前,絕不口軟,哦耶!第三晚,眾酒一起飲,好似聽大戲時鑼鼓鈸一齊打,鐘鼓齊鳴,打得頭轟耳鳴,怎樣上床也不知。第四晚,約了酒鬼茂哥去深圳,準備再掀起一場飲酒小高潮,但原來沒有第四晚,因為是日早上已經被喉嚨痛痛醒,張大口,看見喉嚨裏一點一點白色,只好偃旗息鼓,為身體收拾殘局。此時痛定思痛,竟然會想起「孫真人養生銘」(孫思邈,唐)中說:「再三防夜醉,第一戒晨嗔」。老孫再三叮囑不要夜來酩酊大醉,早上萬萬不可發火。晚上陽氣封藏,酒性卻硬把陽氣從睡眠中拉出來,於是便虛火上升,既傷陽又傷陰,不傷身體才怪,所以大醉之後睡到半夜反而會醒過來,這是應該藏起來的能量被酒性釋放掉了。
人云,男人無論年紀,都是長不大的兒童,所以女人叫自己丈夫「外子」,不是沒有原因。我云,男人也有委屈難過的時候,抓住良機痛飲幾杯,飲病了才想想「酸真人」。我們其實都是頑童,只是歲數增加了。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