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鞋的鬥不過赤腳的

我想策動茂哥早上陪我赤腳練仙,他忽然抖出一句無厘頭說話:「我現在的腳皮很薄,不敢去。」我唯唯諾諾,心想難道腳皮也會隨年歲增長而遞減?原來這後面有個故事。茂哥小時候在福建上學,經歷過一個「越窮越光榮」的時代,補釘衣褲在西方潮流界十年前才流行,在大陸半個世紀前已經全國流行,越爛越多補釘越潮,新衣褲也要打幾個補釘。那個時候的政治口號是無產階級統治一切,簡單地說,是後來經濟開放早期的「紅眼症」先兆,誰有錢誰倒楣,所以那時候流行一句話,叫「穿鞋的鬥不過赤腳的」。茂哥說,那時候的同學出門前都被家長叮囑穿鞋,出門後都把鞋脫了藏在書包裏,否則會被一群赤腳的同學恥笑。
我赤腳練仙第十天。中間有一天腳底磨掉一塊皮,那一天便穿鞋繼續晨操,另一天八號風球,休息一天。今天換了一條上山的幽徑,這條路從前不敢走,因為「太幽」了,這是一條很老的山路,路上還看得見二戰時的防空洞,山路上鋪的水泥都已經被風雨沖散,露出墊在底下的小石頭,加上陡峭的坡度,以至「腳底按摩」強度陡增,來回走了一個半小時後,覺得腳底連小腿都發熱,一道溫純之氣更沿脊柱升至百會,腰脊自然挺直,腰背覺得很有力,這叫陽氣上升。我下肢經年怕冷,現在竟然暖從腳底生,自己覺得很可貴。赤腳練仙果然有點道理,「穿鞋的鬥不過赤腳的」,現在有了新的含意。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