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飽死的人

生活好比是一條河,有時河水會帶來一些污染物,引起我們的煩惱──除非是一顆有訓練的心。這顆有訓練的心好像一隻有訓練的小狗,主人叫牠「 sit, stay」,牠會乖乖坐定。沒有訓練的小狗看見河中的臭東西會衝進去咬,把自己也搞得臭哄哄。有訓練的小狗一定有一個會訓練狗的主人,主人先看見污染物,立即叫小狗「坐下!不動!」小狗便乖乖坐在河邊,如如不動,耐性地等河水把污染物帶走。
占士本來很陽光,最近他的心跑到河裏去咬污染物,變得有些憂鬱,心情有些「藍色」,有一天他的心情變本加厲變成深藍色,不知不覺討論起一個叫「好死」的故事。何謂「好死」?大吃一頓吃死算不算「好死」?城中有個王老五公務員與公子曾交往密切。公子曾身邊最不缺少的是美女與美食,但公務員做人實際,獨貪美食,有一天,把人家吃不完的生日蛋糕帶回家享用,下一個鏡頭:卧室,夜,傭人進入他的卧室,看見他半坐卧在床上看電視吃蛋糕,卻已經死了。這個「好死」的故事很值得討論,並非指哲學方面,是指那個半坐卧吃東西的姿勢。有肚腩的人都知道,如果坐軟沙發,會發現胃被肚腩頂住不舒服。胃上面是心,胃中塞滿了食物,加上肚腩本來的脂肪,加上食物排出來的氣,對心臟來說,好比一個裝滿了炸藥的導彈,這時加上一個會增加內臟壓力的半坐卧姿勢,再加上繼續往胃裏塞甜膩黏的食物,炸彈爆炸的機會一定高過中六合彩。心要訓練,坐姿也要訓練,否則真會出人命!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