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憶中的紅血綫

半夜,腳底上的傷口刺痛,那是白天赤腳走路時被沙石刮破的,當時沒有放在心上,連酒精也沒有塗。傷口很小,為什麼那麼痛?突然一個念頭跳出來:會不會是破傷風?這一嚇人也醒了,因為我曾經得過破傷風,所以懂得會怕。
那年還在念中學,同學們去汀九游泳,現在的汀九沙灘好像已經被填了蓋房子吧?那時的汀九海灘外面還停泊漁船。正在暢泳蛙式之際,頭臉浮在海水中又挺胸抬頭張大嘴吸氣,下一個重複起落間,臉甫從水中抬起嘴剛張大,一塊浮在水面的大糞順着海潮已送到嘴邊,幸虧我反應迅速,像武俠小說中的高手,在動作中間硬生生地改變方向,險險躲過一劫。但下一劫卻躲不過了。我轉身逃回岸上,當然不敢再游回去,是踮着腳尖踩石頭回去的,途中,被石頭刮破了腳皮,當時也沒有放在心上,男生嘛!待下午近黃昏,腳底傷口附近已經發炎紅腫,痛得不能走路,我把腳掌翻過來檢查,看見一道紅色血綫在皮膚底下從傷口處順着血管往小腿上爬。海灘已經極度污染,皮膚一受傷立即被破傷風菌感染,如果不及時上醫院,任由紅綫沿血管進入心臟,那就拜拜了。
以上是回憶片段。我被嚇醒後馬上下床開燈,把腳掌翻過來檢查,沒有發炎,幸虧看不見那條記憶中的紅血綫。說真的,赤腳走路務必要注意萬一受傷後的護理,另外還有一點──腳底會很髒,而且不容易洗乾淨,洗澡時用手指甲去刮,則癢,用海綿,又懶得去買,於是自赤腳練仙後每天晚上腳黑黑的便爬上床。反正老婆還沒有回來,男人嘛!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