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之手(上)

黑羊、白狗、黑白狗、芳姐、東子、《蘋果日報》,這些沒有什麼表面聯繫的人、動物與事物,被上帝的手調和在一起,成就了一件好事。這個故事從一群黑羊說起。我在日前曾經在專欄中述說:有一位很有愛心的陳先生養了一群黑羊做寵物,這篇文章的標題叫「藏在香港的內蒙古」,文章中,我介紹說看護這群羊的是兩隻被陳先生收留救活的流浪狗,文章中的人與動物相處的故事感動了遠在新西蘭的《蘋果》讀者芳姐,芳姐給我寫了封信,希望秋天來香港的時候,訪問這位富有愛心的陳先生及他的動物們,只為一個簡單的原因:她也很愛動物。她所不知道的,是我有一隻黑白顏色的秋田狗,患了大型犬隻常見的骨骼遺傳病,以致其中一隻後腿行動不便,為此我真花盡了心思。我看了芳姐的信,本能覺得她可以幫秋田,經過通信,發現她不但有一隻白色西摩狗也有一樣的大型犬遺傳問題,連她自己也有天生的免疫系統問題,從八歲開始便要吃止痛劑。沒有一個人會比她更了解我家秋田的痛苦及富有治療的經驗了。我的心為之一寬,於是約好秋天在香港見面。芳姐現在已經在香港,我還沒有和她見過面,但是上帝之手已經安排她與東子師傅見面。黑羊、白狗、黑白狗、芳姐、東子、《蘋果日報》,已經按導演的安排到位,下面的故事還將發展下去,但只好明天繼續了。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