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海航行靠朋友

茂哥冲開了一壺靚普洱茶,我灌了兩杯,說:「不如喝水吧,水好喝一點。」說完去廚房拿出來一瓶白葡萄酒,替自己倒一大杯,幾口便灌進肚裏。茂哥端着茶杯,看着我的酒杯流口水。他本來是酒鬼,喝壞了身體,只好喝茶,我竟然在他面前灌葡萄酒當水,他能不流口水嗎?但茂哥不是省油的燈,他馬上甩下茶杯換酒杯,兩個來回,一支白葡萄已經見底。他一面喝一面歪斜着眼,說我:「最近有點怪!」
到訪我山居的還有肥艾迪與白蓮達伉儷,聽說我的花園中香花都開了,把老伯母也請來賞花,我當然很高興,說着話又灌了一杯白葡萄。這回到白蓮達盯我一眼,說:「是有點怪!」我看了一眼白葡萄酒,這東西比啤酒強不了多少,但也沒有道理當水,難道真有點怪?白蓮達說:「老婆走了一個多月,想她了吧?」我忽然覺得,被她說中心事,白蓮達又說:「好像還有點精神恍惚!」我又覺得被她說中。說老實話,雖然我注意運動,又注意平時的心態,但「心事」這種東西,會轉化成焦慮,令人在不知不覺間萎縮而不自知。幸虧有好朋友,會在關鍵的時候,無意中發現我「最近有點怪。」黑暗的角落亮了燈,心情也舒暢了一些。
所以如果想養生,要把「朋友」這一項加入列表中,排憂解難,指點明燈,靠的都是朋友。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