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 念

那一年,我們都才是中學生……
大概是新學年的開始,同學們要選班長,候選人名單中有一位姓陳的女生對同學很好,自己成績好,也經常為同學補習,做人也很低調,可是不知道為甚麼,我就是看她不順眼,可能她有一種「大家姐」的感覺,自信得叫男生覺得自卑。我煽動男生不要選她:「因為她好衰!」我們一班真正「好衰」的男生坐在班房前面,她坐在後面,可是這句無端罵她的話被她聽見了,她無辜地看我一眼。這是整個中學階段中,幾年裏我與她的唯一一次眼神接觸;再見面,已經隔世,她的孩子已比我們當年的年紀還要大,她已經過早地離開人間。從她家人的回憶文章中,我才發現她家境非常艱辛,她在做功課前先要做完繁重的家務,由於生活在屋邨,不時還要為了保護弟妹,而「在公眾洗衣場與街童打架」,要保護被打傷的媽媽到警署報案……一個小女孩,要承受那麼大的壓力與危險,她本來有充份的理由淪為其中一個街童,甚至聯手去打劫的士,搞一些零用錢,然後轉身指責別人,說是社會的錯,但是她性格中的那一份大家姐氣質,摻和了堅定與溫柔,使她保護了家人,照顧了弟妹,還在繁重的生活任務中照顧了走近她身邊的人。
你給了我們那麼多,但這個小同學連向你道歉的機會也沒有。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