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B的故事

芳姐移民新西蘭後參加太極班,有一個上午,太極班的一個鬼婆同學到她家玩,茶過兩盅後,鬼婆笑迷迷地問:「你以前是否養過一隻黃狗?」芳姐曾經養過一隻黃狗,但在鬼婆問之前五年已經去世。「黃狗還跟在你的身邊保護着你。」鬼婆說,鬼婆有特異功能,所謂「天眼」。
黃狗阿B是隻樣子憨厚的唐狗,芳姐很多年前舉家從香港移民去新西蘭,阿B的檢疫是個很大的問題。那時候新西蘭沒有這個設備,需要檢疫的動物要送去倫敦,於是阿B自己被送去倫敦,兩個星期後芳姐接到倫敦長途電話,被告知阿B兩個星期來沒有吃過東西,已經奄奄一息。芳姐立即把身上衣服快遞去倫敦,阿B聞到芳姐的味道後開始進食,但以後也只准許「這個人」餵養自己。六個月後阿B被送回芳姐身邊,下頜上黃毛已經變白。後來芳姐夫婦來往香港的時候把阿B送進狗酒店,阿B再次絕食,飼養員尊尼陪阿B在籠裏蹲了一天,阿B似乎被感動了,才恢復進食。阿B忠心於芳姐母女,女兒小時與姑媽玩耍,姑媽把她倒立用兩手觸地,阿B輕輕啣着姑媽的手,發出嚴而友善的警告。外公去世之後阿B跟芳姐回到外公舊居,阿B在外公的床上找不到老人家,把床單被褥都拖到床下,一家人見之心酸。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