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B父母的故事

阿B及兄弟姐妹被分送到不同的人家,阿B就是這樣來到芳姐家。那時候芳姐住在錦綉花園,阿B的唐狗媽媽黑妹不知道自己的孩子被送到了那一家,但黑妹居然可以把她的小狗一隻一隻都找出來,然後每天早上一家一家地探望。黑妹在替小狗哺乳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擔心自己的奶不夠,趁空便去翻垃圾,在垃圾堆裏找到吃的,回到窩裏後,再反芻出來給小狗吃。後來黑妹吞了雞骨頭,雞骨頭把她的胃戳破,黑妹便死了。
阿B的爸爸是隻白色唐狗,老來眼瞎耳聾,那時候他已經十多歲。白狗的主人要移民,移民前為他安排好新的主人,把他送走前摸着他的頭向他說話,告訴他以後見不到面了,在新的主人家要做隻乖狗。誰也不把這番告別說話當真,即使狗能聽懂人的話,白狗也已經眼瞎耳聾了。這時離開出發只有兩天,白狗突然失蹤不見。自從聾盲之後,白狗已經足不出戶,看不見聽不清,能跑到那裏去?但內內外外都找遍,甚至報了警,周圍燈柱上貼滿了白狗的照片,白狗還是找不回來。主人的機票為他改期推延一個星期,一個星期後,兩夫婦含着四泡眼淚上飛機。
阿B的爸爸寧死也不想換主人,從家裏的氣氛他能感覺到分離,動物也能預知自己的大限,他不能言述心中的委屈與難過,於是他靜靜地消失,死後連屍體也不讓主人看見。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