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奇百怪大自然

園子裏有棵檸檬樹長了蟲,老婆在葉子上找到元兇,元兇的顏色與綠色的葉子一模一樣,體形就像一條蠶蟲,除非你一片一片葉子找,否則根本發現不了牠。老婆把牠捉下來放在階磚上細細研究,用樹枝輕輕戳牠兩下,最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這條翠綠色的蟲,突然從嘴中吐出兩條信,就像蛇嘴中吐出的信一樣,是一條分叉的舌頭,最神奇的是牠的顏色,竟然赤紅赤紅!一條翠綠色的蟲吐出赤紅的信,連我都害怕,別說其他想把牠吃進肚子裏的生物。
大自然中的生物千奇百怪,我二哥從前在廣州讀書,文革時被下放到海南島開山,一天,草叢中跑出一條青蛇,頭上竟然長了一隻獨角!今年八月的時候,廣西的挖路工人在山上挖出兩條巨蛇,全身披金鱗,極硬,劇毒,較大的一條長十六點七米,即有四、五層樓的高度,可惜被機器挖斷,另一條小一點,逃走前發出沉悶的吼聲,挖泥車司機當即跳下車叩頭,其他的工人一哄而散,當他們回來的時候,發現司機已經被嚇死了。專家說,這是一個稀有品種,平時習慣一雌、一雄結伴而居,這條死去的巨蛇重三百多斤,已經有一百四十歲!工人回過神來後想把牠送去搶救,但已經返魂乏術了。

相關文章

  1. 一位從夏威夷回来的女孩子,她在那兒做的是朱古力生意,而修讀的是energy,她看到我的“天使“,是金頭髮外國白种的,大概卄多歲,所以,我也很洋化而且內心很年輕,也說真的,自己時常不知自己多少歲。还有,是很強的白光,像光管那种,她說,代表做了很多世的善事,这個能量吸引很多人来找我,解決問題,事實上,又真的,居然,連繁殖“雞“的老闆,他在加拿大修讀動物科學,目前在香港養了很多纯种“雞“,也在飼養本港独有,硏發的唯一品種。我也因此學了些食物科學,例如,人口和食物,洋葱种多少時間,第一次見到蕉花,也是第一次,聽到,原來要把蕉花摘掉,蕉才會肥大,於是,我联想到,泰山電影中見到的蕉,也不是全天然的,不摘掉蕉花的話,蕉是很幼小的。越南人也會把蕉花做沙拉。那一天,把蕉花帶回家,放在廚房中,本來是一個像毛筆模樣,尺多長的大花蕾,放了一夜,没有水養着,但像白蘭花,卻開起来,於是,想到原始森林中的食人花。前些時,在大埔天台燒烤,用錫纸包起一條蕉来烤,打開後,很多透明的汁液,蕉軟又熟,很不错的甜品。表弟說,在非洲,是當地人的主菜。他去过埃塞俄比亜,也運自己的電單車,在智利,開了一個月的車。說回纯种雞,这些品種内,有一種是北京的,全身是黑色的,腳也黑的,而且腳上有毛的。相信,纯种馬,很多人都聽过,想不到,香港也有纯种雞吧。可以约時間参藐的,这位難得的香港人,令香港变得特殊,他的心願,是一座“雞博物館“,这個地方,已經建好了,但是,能夠如何發到牌? 孵蛋机内的蛋,也要用人手去定日時轉蛋,否則,胚胎發育不了,啊,原來,母雞天性就會轉蛋,大自然很神奇。而且,雞未被人類飼養時,在森林內,是飛到树梢上棲息的,不是我們說的“幸運的走地雞“。小時候,我晝的雞,在树枝上,被老師批評过,“不對“的!另外,養豬㘯的小主人,告訴我,替小豬剪尾,剪牙,都是他的工作,也还有廚餘餵豬的故事。在大埔公路,秋哥的鸚鵡繁殖㘯,也有孵蛋机,像微波爐。裡面,養有錦鲤,也養了蘭花,不過,不單是种在泥的,还有很多,种在树的。噢,香港有很多不同的人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