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的你我他

讀者們的善款已經有約十八萬!加上第一批的約三萬元,這一個月來已經有約二十一萬!茂哥這邊的朋友兩次加起來捐了約七、八萬,兩筆善款總和有約二十八萬港幣!
茂哥的電郵這樣說:「活了六十載,終於明白什麼叫集腋成裘,細碎的皮毛隨手丟,小錢一不覺意轉眼就花掉了。但是你一千他一百,竟能在一個月湊成了二十八萬!茂叔再大的錢都見過,就是沒有見過你心一熱他心一暖,居然成就了一千六百張厚棉被,蓋上了一千六百個瘦小的身軀;就是沒有見過那麼小的錢可以花得那麼大!」茂哥又說:「本來心不是很雄,目標只是三萬四千五百元,二百個小孩受益,誰知有那麼多熱血的你我他不答應。謝謝了,暖笠笠的你!」
第二批的二十多萬元,我們已經委託「苗圃」的楊頭人押送到雲南。提起老楊楊頭人,朋友們都敬畏三分,因為他的肚腩很大,不過體積大不是他可以壓場的主因,主因是他的一身正氣,加上霸氣,平時不說話已經不怒而威。這些年為了貧窮的孩子,他也出錢出力,行路上廣州,行路上北京,行路繞瀘沽湖……憑兩條腿籌了不少善款,他答應為我們去監場,真的很感謝他。
我們的讀者都是追求完美的人,讀者們心目中的完美,是求這世界完美。我們的讀者不是出家人,卻是最好的化緣人。化緣,就是使人們的手能牽手,彼此幫助,使眾生結善緣。

相關文章

  1. 談到最近“雞“和“鹦鹉“的奇遇,随便一提的,是紫微斗数的一种現象,在我这十年的運裡,田宅宫有紫微化科,亦有鳳阁,变成是出名的鳥類,意料不及。而雞的老闆找我幫手,我也莫名奇妙的異数,本人在中環区成長,在道亨銀行做第一份工作,一直以來,服務於金融業。當然,其他的,也有相關技術轉移的發展,例如人造衛星追蹤技術,微型玻璃珠,微型data dot 防伪等等。至於,过往支持的“春蕾“計劃,得到不同的朋友支援,包括war game players 在山頂廣場籌款,沒有一瓶水,没有一個飯盒,帶著一個心,在一個星期天,参與了。曾經,被馮承先生,質疑“春蕾“只幫助女孩子。又後來,在沙士期間,这班男孩子告訴我,希望为医䕶人員公開籌款,于是,这個香港的難関,雖然,可能不可以和三年零八個月去比較,在時代广㘯,音樂不停地放we shall overcome, 大大的螢幕上是陳馮富珍,激起的,愛港的心。急忙找朋友幫忙,首先,問到“麥花臣“球場,於是,要填一張申請表,那份表格的内容,將要通過政府十多個部門,没有人反對才能放行,那一次,得到太興支持飯盒,但由誰去運送,这一環,也要食環署通過,其他,博彩署,警務署,消防署,建築署,等等。事関,这种突發籌款,在缀個月内要做,差不多,没可能,單是㘯地,就要半年以上才批到,且有不同背景组織的分配使用額。其他的,宣傳,捐款箱,搭建台,椅櫈,宝丽来相机,菲林,都要左借右借,海報很重的,也只得我一個去貼,幫的人有很多都趕不及,幸運地,也成全了一群男孩子的心願,为香港的事,做一點事,表達心意。亦曾被質疑,为何不找些経理人,唱歌跳舞,籌得更多更易。今次,輪到“雞“也籌款,也是第一遭,为九龍塘的老人院籌款,也可算做好一件事。裡面也有一個小插曲,有位熱心朋友,訂了三十隻雞,但是由她的丈夫来取走,如果一個大膠袋可載四隻雞,都有七大袋,也要出動我“私家車“大型購物車,像哥爾夫球拉車那种,和幾位朋友,才能把雞從老人院運到地鉄站,千萬小心,雞咀會戮穿膠袋,才真不幸。而剛在星期六,遇上了茂哥,送了一瓶從台湾入口的“氣“水,是氧氣。并且得到台湾两個防癌组織推薦,希望人人都有更多選擇,不要單信廣告而去飲用各種化工碳酸水。在这個周末,我們赞助了一個活動千多瓶水,幸運地,運送能得到該组織安排。感謝上蒼,讓我們像蒲公英,雖然微不足道,但是,我們随時準備去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