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捐的棉被太值了

茂哥從雲南歸,帶回來一簍筐親身經歷的故事。
從昆明到雲縣嶺磨小學來回車程是十二個小時,他那個強直性脊椎想不發炎也要扭計。大部份的學生需要走兩個小時山路才到學校,所以必須寄宿,茂哥「站在小學前面的泥土操場上,二百多名小學生列隊站着,接受雲南愛心同盟的棉被捐獻。初冬十二月一日近中午,同學們瘦小的面龐上充滿了好奇的可愛,」茂哥正在細看各族小孩的區別,「忽然發現帶着痰聲的咳嗽此起彼落,竟有近一半的孩子這一下那一下的咳着,是近一半,」茂哥繼續在電郵上寫:「老友們,如果你聽了那讓人心痛的咳嗽聲,就會知道你捐的棉被太值了!」茂哥更具體地描寫了他們的宿舍:「三面泥牆,第四面牆是用竹蔑編的,而且不接屋頂」,泥牆上沒有開窗,只有半截的竹蔑原來是為了通風。二十、三十尺大的房間睡了二十、三十人,床褥是草。每個同學都要從家中自攜兩隻鍋及五天的米糧、蔬菜,廚房只有三面牆,灶是兩塊磚,每個同學都要自己做飯,最小的一班學生是六歲,無例外地自己生火做飯。孩子們用笨拙的小手照顧自己的伙食,一隻鍋做飯,另一隻鍋做菜,菜是白水煮蘿蔔,昆明去的一群年青人看見這一幕,無一不鼻酸!
這群年青人成立了「雲南愛心同盟」,我們這邊加上讀者的捐款原來超過六萬,我們的善款捐給了雲縣邦別小學及鳳慶縣德樂小學,愛心同盟捐了嶺磨小學等幾間。(明天繼續)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