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社會不太冷

小周曾經做過導遊,茂哥到了雲南,她帶茂哥去購物,得到商店回佣五百元。茂哥回到香港後,收到她寄來的一張山區小學收條,在附言中她說:「你捐給同學們買棉被的五百元他們已經收到,很感激!」小周是大陸一個普通的工薪青年,五百元對她來說不是一個小數目。茂哥與小周結識在「苗圃」搞的一個活動上,「苗圃」組織了一次籌款善行,二百多人環繞女兒國中的瀘沽湖走了一圈,其中有六十多人是大陸青年,這六十多人中,有一些是從前曾經接受過社會捐贈的,他們長大了,也做善事回饋社會。
「大陸的年青一代中有了新氣象。」茂哥說,語氣中不無欣慰,不無感觸。我們的國家正在經歷一個國富民窮的階段,公務員薪水也很低,社會上強調發財,公務員貪污成風,民心浮躁,笑貧不笑娼,在這種氣氛下出來了一批另類青年,茂哥的心情很容易令人有同感。
前幾天的文章中,我講了一些山區孩子的苦況,想不到讀者反應踴躍,先後發電郵來想捐一些錢給窮孩子們買棉被過冬,讀者說:「我不是有錢人,只是想盡一些力量。」天氣很冷,我的雙眼卻頓時一熱,一封一封電郵打開,眼睛已經濛得看不清文字。我們準備買夠棉被後,再籌錢把他們的草棚宿舍改建成一座磚房,再有多餘錢的話,便為他們建一個圖書館。我們無法幫助每一個窮孩子,只有能做多少便做多少。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