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鬼日記

酒後不開車,這句話後面的嚴重性朋友們都意識到了,所以每逢飲酒前都安排一些措施,例如下午便開始飲,到黃昏前便轉成喝茶,待酒氣退足才開車上路。或者索性去深圳喝個痛快。喝酒過份,酒成了身體裏的刀,適當小飲,則把被壓抑在心裏的小頑童釋放了出來,於是朋友之間玩得盡興,連自己與自己也可以胡鬧一番。有個酒鬼喝醉酒,懷疑松樹伸過手來扶他,他還要一把將松推回去,記得這個酒鬼嗎……
追酒可以看出一個人的人生態度。我與食神肥艾迪夫婦及茂哥在大陸追茶的時候,偶然發現一隻低度白酒,驚為天人!主人說這酒十年前已經斷貨,連酒廠都關了門。酒鬼如我及茂哥只好把空瓶子拿回家做紀念。肥艾迪夫婦不嗜酒,卻愛朋友,而且做人不輕言放棄,兩個星期後居然發現這間酒廠仍存在,只是產量及銷售店極少。適逢假期,兩位好朋友便帶上兩個酒鬼,酒鬼拖了老婆,北上幾十公里追酒。你說這叫瘋狂,還是叫風雅?
追到了酒,歡歡喜喜去香蜜湖一家叫西貝什麼 麪的吃飯,席終,茂哥發現錢包被盜,連所有證件一併失蹤。我陪他去公安局,公安說,這家店一年失竊超過百宗,抓得着的小偷每年也有幾十人,但這家店仍然不注意保安。顧客掛在椅背上的衣服,服務員沒有及時套上布套,茂哥的錢包就是這樣被盜。原來布套的作用不但為了保潔,最重要是為了防盜竊。遇上這種不愛護顧客的餐廳,大家只好自己小心。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