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着,再活着,更活着(上)

女姐在訪談中自爆了一段發生在五十年代的戀史,但又「唔制」,不肯講對方的名字。這個為女姐自殺不遂的人叫黃河,是當年紅遍港台的小生,能演能歌,相等於今日的劉德華。他生於一九一九年,剛剛在二○○八年去世。
黃河在自殺前留下一封萬言絕命書,那是一九五六年的聖誕前夕,女姐已經與恩師馬師曾離婚,黃河與女姐在熱戀中。在他赴台拍《日月潭之戀》的時候,收到紅線女來信,信中說,紅線女將在下月返大陸定居,從此見面無期。黃河於是堅持立即回港,製片與導演只好硬把製作周期縮短。
八○後生的人,很難明白為什麼返大陸定居便從此見面無期。以前國共兩黨壁壘分明,影藝人也被迫戴上政治帽子,以我自己為例,我在一九八四年去大陸拍《似水流年》,拍完後便要去國民黨在香港的電影「自由工會」寫悔過書,否則我拍的戲不准賣台灣。五○年代,兩黨間你死我活的政治氣氛更濃,紅極一時的紅線女回大陸定居,叫做共產黨的統戰成功,國民黨被將了一軍。為什麼不讓黃河回大陸?黃河其實對政治十分冷感,像大多數影藝人一樣,哪裏有戲拍有錢賺便去那裏服務。這其中,可能壞在了一篇以他的名義在台灣發表的「反共聲明」上。
紅、黃之戀,發生在一個製造羅密歐與茱麗葉的悲情年代。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