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山講古仔

二○一○年的第一個訪客,是占士和他的小狗,一大早便把我和老婆拉到寶雲道行山。老婆覺得「二○一○」這個數字很有意義,便要做些有意思的事,將來好存放在記憶檔案裏。占士指指腳下這條路,說:「寶雲道,知道『寶雲』的歷史意義嗎?」
寶雲 Bowen原來是香港的第九位港督,本來是位有藝術氣質的知識份子,有這種氣質的人不宜當政,結果成為一位悲劇人物。他任港督時已經六十二歲,之前,他是位旅行家、生意人、作家、語言家,生意失敗之後才想辦法搞個港督做做。從前來香港的英國人是什麼東西可想而知。但寶雲本質上是個人道主義者,同情受不平等待遇的中國人,與歷屆的港督不一樣,他不但盡量接近中國人,學語言,學看大戲,甚至立願要改進中英關係。可惜他缺少政治家的圓滑。評論認為,他自負、傲慢、愛出風頭、氣勢凌人、愛擺官譜。比較起他對中國人的態度,寶雲明顯是厭惡他那些在殖民地混飯吃的下三檻同胞,所以得罪了一眾英國人,才惹來一堆惡評。但他也的確不爭氣,凡事沒有主見,依靠下屬作決定,每逢演講又冗長嘮叨。他的下屬也是來香港混飯吃的惡棍,不但貪污,還與海盜來往……那麼他立願改善的中英關係呢?─中英最近還在吵架呢,只是無論公有理還是婆有理,英國軍艦不可能再開進維多利亞港了。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