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着,再活着,更活着(下)

黃河在鬧出自殺新聞前,香港「左派」媒體列舉他即將加盟一間左派公司「長城」,這等於斷了黃河在台灣的賣片市場,黃河只好在台灣媒體上發表「未曾鬆動反共立場」的「嚴正聲明」。很可能就是這反共聲明惹怒了大陸,所以黃河不准定居內地,紅、黃之戀也因而被拆散。黃河結果自殺不遂,港台卻盛傳紅線女已經自殺身死。紅線女定居大陸卻在大陸自殺?這等於給大陸臉上抹灰,是個嚴重的政治問題。在這種氣氛下,毛澤東親自出面,為紅線女「寫幾個字」,原文刊在《建國以來毛澤東文稿》第七卷中,有「為紅線女題詞」:
「一九五七年,香港有一些人罵紅線女,我看了高興,其中有黃河。他罵的是他自己,他說他要滅亡了。果然,已經在地球上被掃掉,不見了所謂黃河。而紅線女則活着,再活着,更活着,變成了勞動人民的紅線女。一九五八年,在武昌,紅線女同志對我說:寫幾個字給我,我希望。我說:好吧。因寫如右。毛澤東,一九五八年十二月一日」
黃河自殺被救,毛不知道,以為他死了。黃河後來的遭遇很傳奇,盛傳他中了馬票頭獎一百五十萬,當時香港地產開始起飛,他用這筆錢購房產發了財,從此淡出影藝圈。
紅線女在訪談中不願意徘徊在一些細節上,是可以理解的,畢竟,這不是她的自傳。
(註:翡翠台今晚七點半播出。)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