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線女訪後反思

毛澤東的一生是暴戾的一生,那個時代暴戾,他自己心胸也不見得寬大。一九五八年,紅線女、黃河之戀升格成為政治事件,他必須要為紅線女出頭,他罵黃河「……他說他要滅亡了。果然,已經在地球上被掃掉,不見了所謂黃河。而紅線女則活着,再活着,更活着……」好血腥的一段文字!感受一下文字中那種反差:「滅亡了,被掃掉,不見了」「活着,再活着,更活着」。一方面是殘酷,一方面是呵護,人性中的原始赤裸裸地、戲劇化地在一封短信中表露無遺,十六世紀的時候,意大利畫家卡拉瓦喬 Caravaggio畫了一幅畫,畫中,聖徒保羅被害後,劊子手一手執着他的頭髮,準備把他的頭切下來,但在畫的左側,卻站着一個皮膚白皙,相貌姣好的少女,她穿着一身一塵不染的白裙,雙手捧着一個金盆,準備裝盛被殘酷地割下來的頭。毛澤東隨着他的本性行事,可怕在於他不是藝術家,他是一個民族、一個國家的領袖。面對異見者的聲音,他只有一個對付方法:殺掉以後,連頭都要割下來示眾。毛澤東沒有超越他的生長時代與地域,要知道中國歷代君王都同出一轍。林肯與甘地也生長在暴戾的時代,但他們的人道主義精神超越了暴戾,他們是地球上最值得人反思的人物。他們後來都被暴戾的同胞暗殺。他們用個人的死換來了民族與國家的生。毛澤東後來為了自己的生而發動了文革,在關鍵的時刻,他選擇了自己「活着,再活着,更活着」,而「滅亡了,被掃掉,不見了」的,是我們民族的靈魂。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