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忌神化用」紅線女

港台的阿郎哥倪秉郎問我,訪問女姐後對她有什麼感想?
一個多小時的訪問中,我對女姐的一生慢慢形成一個印象,這個印象又化成一個畫面:我看見一個滑浪的人,在駭人巨浪中時而跌入浪谷,時而滑上浪尖,但無論命運再翻手雲覆手雨,這個滑浪人總能夠把浪當馬騎,即使跌入浪谷,也不讓自己沒頂。
這種形容頗感性。就像一切在藝術領域有成就的人一樣,女姐也是位非常感性的人,但騎浪人如果只知感性成就不了大事,女姐同時也是一位十分冷靜的人。做演藝行業已經很不容易,運氣與待遇早上還在地獄,到了晚上可能已經上達天庭,一生中跌盪升沉不知多少次,還要面對觀眾的評論,最難過關的,是要面對自己。
女姐是位演藝人,還要生活在連串政治風暴中,她這位騎浪人如果腦中少了兩分清明,一定遭沒頂。易經卦學中有一種命運現象叫「忌神化用」,忌神者,不利自己的客觀因素也,化用者,把不利因素化為利己因素也。縱觀女姐一生遭遇,雖然大紅大紫,但從出生環境到文革中被禁止踏上舞台十三年,遇到的全都是「忌神」,而每一次面對逆境,女姐總能將「忌神化用」,有時是遇到貴人,有時是通過自己的堅持。「努力唱粵劇」,這五個字是女姐一生的寫照,是支撐女姐騎在藝術與命運浪尖的大明咒,大神咒。女姐沒有宗教信仰,粵劇是她的神殿,她是神殿中其中一位女神。(今晚翡翠台 7點半播出。)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