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尋梅記

從董橋大哥的文章中,知道他很喜歡梅花。鄰居的花園中長了幾棵梅花樹,過年前被我偶然發現了,驚喜莫名。梅花在印象中是北方的樹,怎麼會長在香港,而且就在我家旁邊?看見這幾棵樹的時候,粉紅色的梅花開得幾乎壓倒了枝,花香在十步外已經撲鼻而來。兩三棵紅梅的旁邊還長了白梅,白梅還小,不如紅梅樹長得高過了人,但綻開的白梅花下的花蕾竟然是粉紅色的。誰會想到白梅花的花蕾竟然是粉紅色的?漫枝白梅間隔着粉紅色的花蕾,你閉眼想想這個畫面,是何等的惹人憐愛……當時我就想,待到過年的時候,請來董橋大哥與愛喝酒的朋友,攜一壺溫熱的黃酒,酒裏加上浸了六年的梅子汁──喝完了就沒法重複的珍品,坐到梅樹下,在清香的梅花香裏,呷着馥郁的梅子汁泡黃酒,輕鬆地聊着天,不知不覺地便醺醺然了,心裏還會琢磨:是被酒醉醺了,還是被梅花香香醉了……
年初一,下着雨,我匆匆忙忙跑出去尋梅,結果,發現這個「尋」字用壞了,因為梅花樹還在,但梅花已經全部從樹上失了蹤,她們飄落到泥中輾成塵,但真的香如故,我再怎麼尋,也只有尋到梅芳,尋不到梅花了。梅樹縱使沒有花,枝還是好像詩人譜畫出來般的嬌嬈,儘管如此,我還是覺得一陣悵惘。梅花一年才生長一個月,我後悔不當時便抓起電話。聽見梅樹向我說法,曰:「活在當下!」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