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紅梅會再世

前兩天,我的專欄開了天窗。很抱歉。
那是個星期天上午,連續下雨好幾天之後,好不容易放了晴,我攤開稿紙正準備寫稿,突然接到家人打來的電話:母親在醫院正接受搶救,醫院要病人家屬盡快趕去。母親已病了很久,做子女的心裏都明白,這一天總會來的,但真的來到眼前時,還是好像一個計時炸彈被引爆,「轟」一聲,把人炸得雙眼發黑。
母親睡在床上,身上接了各種各樣的管道。我們按照醫院規定每人都戴上了口罩,醫生也在大口罩後向我們解釋病情,一面講,一面咳嗽,他的雙眼泛紅泛濕,很明顯是感冒了,他自己也是個病人,我母親的生死,現在就掌握在這個比起我們都不健康的人手上。雖然他自己也在與病作鬥爭,但他還是很耐性地向我們解釋,我只記得他講一句話:「你們的母親現在靠機器呼吸,如果心跳起搏器也起不了作用,那麼,我們只好放棄了。」說完後,還大力啜了一下鼻子。我沒有等他把氣從鼻子中再呼出,已經跑到了母親身邊,俯下頭,在她耳邊說:「媽媽,我好愛您!」
我只怕遲了一步……
開花也有花時,花時過了,等再世的紅梅,要等十一個月才能重逢,再世的父母要等多少世?
我的母親現在還在為生命奮鬥中。孩子們祝福您,媽媽。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