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楊瀾叫媽的那個下午

楊瀾這個名字在大陸幾乎是家喻戶曉,她是著名的主持人,有自己的訪談節目,按照她自己說,她已經訪問過七百個人,其中有克林頓、基辛格等政經人物。
她一定積累了很多寶貴的訪問經驗,但卻不是一個老練的被訪者。她害怕被問及感情問題,這是正常人可以理解的,但她採取的態度卻很生硬。從她進入房間的一刻開始,她就不與我有眼神接觸。窗戶外的北京是零下十度,楊瀾帶進來的冷比這溫度更寒,她就好像一個裹住鐵甲的機器人,把自己緊緊保護起來,就差沒有舉起食指警告:「生人勿近」。沒有人說一定要談感情問題,那麼楊小姐最願意談什麼?「我碰見姚明,姚明也開始搞企業了,向我訴苦說很累,哎,我們這種人,都覺得搞企業很累……」哦!是提醒訪問者,她今天不只是個文化人,她還是個企業家呢!她的「陽光文化集團」就靠她的形象打品牌,從前的那些糗事是絕對不能提的了,怪不得。她那身鐵甲,也為了提醒攝影組,她今天與你玩的不是同一個遊戲。小妞兒在文化人前扮企業家,在企業家前大概又會扮回文化人吧?四十多歲的小妞兒還是童心未泯。
可是冷冰冰,怎麼訪問?我是個有經驗的被訪者,卻絕對不是一個有經驗的訪問者,慌亂間,竟然說了個笨笑話。楊瀾剛從鄭州下飛機回來,我說:「你姓楊,我媽也姓楊,你屬猴,我媽也屬猴,你從河南回來,我媽也是河南人,你在香港的時候住何文田,我媽也住何文田,所以,你瞧,你不就是我媽嘛!」這更觸了小姐的霉頭,小姐氣得仰着脖子喝問:「你這是什麼意思?你!」我絕對沒有暗示她老的意思,但我被她帶來的寒氣冷得哆嗦,否則,哪一個正常男人會衝着一個比自己小的女人叫媽?
訪問開始了,在鏡頭前,我的擔心原來是多餘的,楊小姐突然變成一個善良會哭的女人,但一關機,小姐又馬上變成城市裏的一個鐵甲人。小妞兒,你前面的路還長,放鬆一點!
(註:楊瀾訪談,今晚翡翠台七點半播出。)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