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他辛苦了

阿松病了,老婆哉絲悉心照顧他,這樣過了幾年,阿松開始慢慢康復,但哉絲仍然不敢稍稍怠慢。朋友們來看望阿松,都會順帶關心哉絲,叮嚀她也要照顧自己,「你辛苦了」,朋友們說。哉絲對朋友的關心,從來沒有什麼反應,也不點頭也不搖頭,好像一個不輕易向人示弱的酷男生。不久前我媽突然病重,到現在已經大半個月,還沒有脫離危險,看望母親成了幾乎每天的固定功課。我住的地方離醫院甚遠,探病外,每日仍要經營流水一樣的日子,焦慮加上距離,不知不覺便開始覺得吃不消。阿松知道了,很關心,但喉嚨不舒服,便讓老婆代問候,也叮嚀我不要太操心。緊張時就當自己在坐過山車,想想你身邊有人,大家抱在一團一起緊張,她說。她指的是我身邊那一群兄弟姐妹。我這時想到,比起哉絲,我這幾個星期的過山車實在算不得什麼。這期間,讀者與朋友送來不少問候,我很感激。這些事都發生在春節期間。
這個春天,也真是個多事之春。開春未幾,媒體上便報導,寶珠的媽媽與米雪的先生先後過世了。我在年前不久才訪問過寶珠,當時她正籌備在紅館的演出,無常總是趁我們超載的時候來百上加斤。過了不久,哉絲又打來電話,說:「米雪照顧了先生十八年,記者說,你辛苦了,米雪說,是他辛苦了,米雪說出了我心裏的話。」原來哉絲不是在朋友關心她時扮酷,她只是找不到適當的話表達內心的感受。「是他辛苦了。」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