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海星

羅海星與我相識在少年時代,羅伯伯─他的爸爸與家父曾經同事幾十年,見我爸爸的時間,比我們八兄弟姐妹加起來還要多。報社有乒乓球室,到了周末,就被我們家屬小孩子霸佔了,就是這樣,我們兩家的孩子便熟絡起來,但海星比我大幾歲,在孩子一族中,年齡代表階級,大幾歲,代表心智成熟的程度高了幾級,所以海星與我哥哥玩得比較好。他有時候會過來說兩句話,話說得不多,但很俏皮,很機智,總是逗得我們哈哈笑,這一點很像羅伯伯。海星長得像羅伯伯和羅伯母加起來,羅伯母給人一種親切憨厚的感覺,這一點,連當時我這個小孩子也感覺得到。
有一年報慶搞活動,一班舞蹈員赤着腳在台上跳民族舞,我們一群孩子圍在台邊,海星推搡着他的弟弟,叫他:「阿沙,上台去幫她們洗腳!」我覺得好滑稽,居然記到了現在。時間就這樣流逝了,流逝的時間化成江與湖,每人都在水上留下了痕跡,但海星留的痕跡比我們誰都深。他的妻子周蜜蜜寫的一篇回憶錄,我雙手捧着,含着眼淚讀完,他走得太早,羅伯伯與羅伯母至今健在,在這個長壽家族裏,他少活了至少半個世紀。他把珍貴的自由與健康換給了一班素昧平生的人,但他的父母、妻兒、弟妹卻永遠失去了一個親人,我們失去了一位朋友,民族失去了一個凜然的大丈夫。嗨!那班受惠於他的人!但願你們的餘生,能對得起他的犧牲!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