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子師傅談關房

東子師傅入關房兩個月,出來以後,樣貌改變了,皮膚變得更細白,眼神更柔,這是兩個月來靜心的結果。前幾天我才談到樣貌與靜心的直接關係,想不到東子馬上再證實我的觀察。
關房好玩嗎?我問他。他笑,關房就是把人關起來靜坐,不准說話。從各地去參禪靜坐的超過百人,其中也有從香港去的,禪床都坐滿了,遲來的人只好坐在地上。禪房裏很多規矩,大師傅像班主任一樣坐在大家前面,另外有幾個師兄拿着禪板巡場,職稱「維那」,看見打瞌睡暈沉的就給一板,但遇到精進入定功夫好的也一樣打,這其中有兩個目的,一個是提醒禪者不要貪戀禪境,以至得了禪病,另一個培養你忍辱的功夫。
有一天來了個懂氣功的人,當全場都靜得蚊蠅聲清晰可聞的時候,那傢伙賣弄功夫,運氣用肚子弄出咕咕怪聲。維那揮板打,卻錯打旁邊一位年青禪人;片刻後,那個討厭的傢伙又咕,維那又揮板打,可是又錯打同一個人。沒過多久,那個氣功佬竟然又咕第三次,這一次連大師傅也被氣得從講壇上跳下,東子說看見他的臉脹得紫紅。大師傅舉起禪板,朝氣功佬身上往死裏打,連板都打裂:可惜還是打錯同一個人!三次打錯同一人,差點搞出人命,但那個被寃打的年輕禪者從始至終都只笑咪咪。東子很激賞這位年輕人,認為他面對逆境的功夫甚高。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