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的一個傍晚

從年初三開始,我幾乎每天往醫院裏跑,母親以九十高齡,身體滿插膠管,仍在醫院為生命奮鬥。壯哉母親!為生命奮鬥的勇士,我彷彿看見那一幅著名的巴黎公社油畫,一個身材有如大山婆的壯女,身披被戰火燒壞的白長裙,振臂高呼,後面跟着一群眦目欲裂的死亡……
連病中老母都可以成為調侃的對象,那是惆悵至極了,神經質地只想笑。醫院中也沒有「巴黎公社」的油畫,三個月中,我看見後腦剩下一半還活着的人,臉上皮膚與眼白都是檸檬黃的人,前額長出一個拳頭大的肉瘤的人……醫生與護士也總是提醒我們,生命是捉摸不着的。
生命是捉摸不着的,健康也是捉摸不着的。我總在專欄中大談健康,養生,但兩天前一個傍晚,我在街上突然不能走路了,兩腿膝蓋痛得不能自然彎曲,下樓梯的時候要雙手緊抓扶手,倒退着一步一步往下走,上樓梯的時候,要雙手着地爬上去,爬着爬着,我又失笑了:幸虧每天運動,腰背骨頭都比較軟,所以即使四腳爬,也爬得很有型……
經常運動,飲食小心,每天張大嘴巴講健康,還會出現那麼戲劇性的一幕, Why me?簡直有如恐怖電影中的情節。往下,我會講這套恐怖片中的主角──冷氣!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