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與自己的康復

聽說我突然之間腿走不動,朋友們都很關心,占士打電話來問:「早上還能行山嗎?」老遠清晨便來陪我散步。每天行山的人腿也會出那麼大的毛病?占士很懷疑。這三個月來我的確疏於運動,在室內打拳沒有停,但行山少了。一來是冬天以來腳跟痛,誤以為是走得太多,其實是當時不應走走停停,使已經走鬆了的腳跟容易受寒濕;二來是忙着寫劇本,每天釘在椅子上十個小時,連續兩、三個月過後,機件當然會出問題。習慣了的生活節奏不能改變,譬如每天習慣了起床便去行山,以後天天行山便變得很輕鬆,相反,兩、三個月來習慣了一起身便坐在書桌旁,再改變節奏去行山便特別辛苦。一百一十二歲的人瑞許哲說每天早上一定去散步練腳力,是對的,身體上的機件不用便退化,道理就這樣簡單,反之越用越好用,越用越健康。
有了病,在恢復與治療的過程中自己必須參與。母親病後,醫生從來沒有說過一句樂觀的話,為了勸我們也不要樂觀,他這樣解釋:「我們醫生只能做三分一,病人的表現佔三分一,其他的三分一在上帝手上。」前三分一與後三分一我可以理解,但有誰告訴過我們,另外的三分一竟然在我們自己手上?原來以現代科學武裝到牙齒的醫生竟然不是全能的?既然是這樣,連煙包上都印有健康警告,為什麼不在醫生診所裏,也貼上健康警告?
(明續)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