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人」是雲南話

苗圃行動的楊大哥是位憨厚的人,很受朋友們尊敬。在苗圃,他負責雲南臨滄地區的工作,正式稱謂是地區幹事。雲南是個很神秘的地方,這個神秘,不是說雲南有很多「遺失的地平綫」,「香格里拉」,而是指文化上。這個地方,一個省便有二十五個少數民族,全國的少數民族總數是五十六個。這廿五個民族有自己的語言與服裝,未必有文字,但最少有五千個族人才符合國家自成一族的標準。雲南簡直是人類學的活化石。歷朝戰亂、屯兵,從中原以及北方又帶進不少現在已經失傳的文化,例如楚國,楚國的音樂、雕塑、民風都熱情奔放,孔子曾經罵過楚國的音樂,斥其「淫樂」,大概楚樂是從前世界上最早的 K歌。還有「和」姓,在大理,幾乎所有人都姓和,據說這一族人有一支去了日本落葉生根,後來武則天賜給日本國的名字,就叫大和民族。講起雲南,還要講很多天……
雲南人叫自己的族中長老「頭人」,楊大哥是我心目中的長老,又常去雲南,所以我便亂叫他「楊頭人」,他還有一位上司,是位女中豪傑。苗圃組織縝密,撥款過程有一套完整的機制,地區幹事把有關項目的各種情況向苗圃反映,決定權在董事局。四川汶川大地震後,苗圃蓋的學校無一倒塌,加上苗圃沒有任何經營費,所以極受社會看重。楊大哥說,苗圃在二○○四年初在雲南省青基會的推薦下進入臨滄市進行助學活動,六年來投入的資金超過四千萬人民幣。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