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外的春天

「中國的月亮不如外國圓」,這是從前罵人崇洋的話。其實西方的月亮真的又大又圓。今天我說,「城裏的春天不如城外的好」,也不是我一頭熱鼓吹靠近大自然。城裏只有春天的概念,沒有春天的聲色香味。在城裏,你見過雌狗發情時的肥皂劇嗎?我的鄰居養了兩隻狗,其中一隻是雌狗,她發情的時候,周圍的雄狗全跑到門外,只等見她一面。你說狗們之間是怎麼溝通的?只能推斷是靠氣味。這個現象會維持約兩個星期,在這段時間裏,山谷裏日夜一片狗聲。春天裏萬物悸動,花草樹木無一不往外竄新芽,一陣風吹過,帶來各種花草的香味,想一一分辨都來不及。鄰居阿黃是潮流時興的「紳士農民」, Gentleman farmer,他種的瓜菜都可以收成了,一筐一筐往我們家送。在這個年頭,那怕你再多錢,也沒有辦法隨意買到剛從田裏摘來,保證沒有農藥的新鮮瓜菜。在城裏,你吃過廿分鐘前才從田裏摘來的芥菜嗎?那種菜的香味,比起從超級市場買來的「東西」,就是不一樣。
春天過後,入夏不久,鄰居的雌狗生了一窩八隻小狗。雌狗什麼時候懷的孕?連主人也不知道。大家圍着雌狗點着她的鼻子羞她。八隻小狗閉着眼爭奶吃,又「吱吱吱」的吵成一片。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