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福電影的新血

城市大學電影系的學士生畢業了,老師譚家明導演讓我去看看畢業生們的作品。看罷作品還要見學生,偌大的放映室裏拼出一張長枱,我與譚家明坐一邊,學生坐另一邊,兩對一,室中再沒有其他學生。與學生問答時好像包青天審案,被審的學生緊張得血壓飆升,領口下露出來的皮膚紅一片白一片,有一個索性哭了出來,訴說「太緊張了」。如果換了我,大概會緊張得尿濕褲。
搞藝術的人本來便感情豐富。同學們的畢業作品有的是小說,大部份是短片,有不少同學都取材於發生在自己與家人身上的故事。這些作品由於發自內心,都有很強的感染力。有一個女孩子中學時母親便過世,她拍這個電影是為了告慰母親在天之靈:「我已經大學畢業,不要擔心我了。」另外一位女孩子的創作動機,是要解開一個家庭死結:「為什麼外婆得不到兒女的敬重?」還是一位女導演,她用優美的電影語言,去化解了一段父女的心病。她拍得很好,但卻去應徵做了空姐。又來一位女導演─看來城大旺女導演,她的電影風格好像詩,她用女兒的角度,替父親講了一段從前的經歷。有一位男生偶然發現了藏在香港的回教文化,在他的攝影機下,香港竟然看來好像巴基斯坦。祝福在這個夏天畢業的所有的電影系學生!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