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靈異經驗

高僧念經之後,本來懷疑有鬼的心不懷疑了,本來晚上聽見的怪聲隨之沒有了,小狗也不吱吱叫了。心與怪現象之間到底有沒有關聯?是先有懷疑,後有怪聲;還是真有了怪聲,心才不安?在沒有答案之前,我想起來了自己的「靈異經歷」。
不久前,我老婆興高采烈地「研製」出她有生以來親手做出的第一批香皂。憑良心講,她的香皂確實做得成功。手感滋潤豐厚,擦上身體後涼涼的,她沒有用任何人工香劑,採用的原料都是天然的食品和藥材,香皂中還能看見薰衣草的花瓣,所以薰衣草的芬香也是天然的。
我的問題就來自於香味上。
不知道為什麼,當香皂用到剩下一小塊的時候,我總覺得香皂裏有一股阿摩尼亞味,雖然事實上我知道是不可能的,因為不但香皂的材料中不含阿摩尼亞,在皂化的過程中,也沒有用任何化學劑添加劑,而是老老實實地讓半製成品放在通風處,足足花了兩個月讓它們自然成熟。而且老婆把香皂分贈給身邊的朋友,也從來沒有朋友聞到過這種味道。這樣的話阿摩尼亞味道是怎麼來的?這個疑惑困擾了我兩天。兩天後,我再聞聞香皂,香味又正常了。為什麼會有這個反覆,難道是我的錯覺嗎?抱着這個疑惑,我內心又嘀咕了兩天。終於,有一天晚上,我在沉睡當中,鼻子裏突然聞到一股濃濃的薰衣草味道,和我老婆做的香皂一模一樣。我知道不是做夢,因為我是被這個香熏醒的。

相關文章

  1. 我住在湾仔的一幢房,住了二十年,不過,曾經的是,睡房門,午夜時,會九十度,嗖的打開,鎖上也一樣,每晚都很準時,鎖是圆的,中間按下那種,開了後,顉還是没彈出來。於是,加上一個基本的横閂,打横的那種,结果,門一樣被打開,横閂是凸出来,但在門框上的耳朵,又没有掉出來,怎麼會?横閂要倒抽回去,或是,那門框上的耳朵,被冲掉出來才是,門,照樣被打開!至於,吏多其他的怪事,最甚者,是我的貓,一早走到廚房,向東的一列窗,睡房,廳,廚房,都是一列向東,大大太陽照進来,聽到貓咪咪在叫,但声音很遠的,於是,以為,跳了去楼下的簷蓬上,望下去,没有呀。再聽清楚,在貼牆的白色矮櫃中傳来,也連忙把八個抽屜拉開,我自己也口中“喵喵“地叫喚我的貓,心也急起来,於是,索性,八個抽屜都拉出來,看在後面嗎?这种做法,有違邏輯,它不應該在裡面的,我也只因牠还不断叫,才逼不得如此做。最後,更不合邏輯的,地櫃是全貼在牆的,大约只有二分距離,一本十頁的書刋,可能容得下,怎有一隻大貓可能容身,何況,一隻貓不是一隻受了缚的大閘蟹,牠的十隻爪子,一定爪得亂七八糟地響,但,牠的叫声就在裡頭,驅使我,把地櫃移開,牠就一頭衝出來,難以想像,牠不是用尾部,退出來,如果鑽進一個地方,鑽不進,就退出来,如果卡住,尾巴就会發狂地向两边地擺。牠到底是在那個空間?從來,未曾聽說过会这些様子,真令人百思都得其解。其他的,洗衣机没接電源,沒有開卻在滾動,因為是上面開蓋的,裡頭的圆筒没扣上,就一滚,扣的門就打用,不停的滚,不停的打開。其他的,在赛西湖,在加拿大的魁北克,令我去學了紫微斗数,再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