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心族的故事

前兩天,茂哥與我在一位律師與一位會計師的護航下,正式開始了將「暖心族」申請為非牟利機構的程序。這位律師與會計師也是新加入的族人,全義務投入。
這個事情說出來平淡無奇,就好像有朋友告訴你:我老婆肚中的孩子已經有產期了,你隨口說一句「恭喜」,然後轉身就忘了。有誰知道後面的故事?我們有好幾位族人在這大半個月裏,為了準備這次的文件呈交,三天一個大會兩天一個小會。記得有一天下午,茂哥打電話來,他的聲音因為激動而提高了八度。他說,「首先告訴你一個壞消息」,我的心一沉,他繼續說:「H先生退出了。」H先生曾經向我們主動提供位在金融中心的寫字樓會議室作為我們的聚會點,還答應為我們提供慈善基金,但才過了兩個星期,他突然不再與我們聯繫。茂哥到他辦公室找他,卻吃了閉門羮,所以只好推斷他已經退出。但茂哥為什麼那麼激動?而且他人還在那幢金融大廈裏,之前他明明告訴我,要去見一位願意幫助我們的律師,她也是《蘋果》讀者。茂哥的聲音提高八度說:「她竟然與H先生在同一幢大廈,而且H先生在×○一,她就在×○二!」兩人只隔一堵牆!×○一關了門,×○二開了門,如果這不是上帝送來的訊息,我不知道再怎樣去解釋這種巧合。但我也很感謝H先生,因為他曾經為我們鼓過掌,他的退出,一定有很好的原因。
我們「暖心族」還需要一位中英文都好的秘書,及一位律師,與現在已經在工作的秘書及律師一起分擔一些工作,誠心邀請您參加!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