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存在的真實

從前我在尖沙嘴有一間工作室。到了傍晚,除非把屋子裏的燈都開了,否則就顯得特別陰森。我本來就不喜歡這種氣氛。那一天的傍晚,我很想趕快結束手上的工作離開辦公室。讓我心急想走的另一個原因,是我懷疑我座位後的櫃子頂上有老鼠。尖沙嘴的老大廈很多都已經超過半個世紀。老房子就有老鼠,我有百分之九十的信心,相信老鼠已經等在櫃子頂上,一俟天黑就跳下來,而我的大頭明顯是牠們着陸的第一個臺階。牠們骯髒的長滿黑毛的身體還帶有暗渠的地下水臭味,說不定還會因為與人類接觸的興奮而在降落到我的頭上時小便失禁,就好像太過興奮的小狗看見訪客會小便失禁一樣……我越想越心裏發毛,手忙腳亂地把手提包一挽就衝出房門。剛剛關上門,就聽見房間裏「嘭」的一聲巨響!老鼠已經從櫃頂上躍下,從聲音判斷,着陸點是櫃子旁的一個紙箱,紙箱沒有完整的蓋,只有兩片紙皮,老鼠肯定是壓倒了紙皮蓋,碰倒了放在紙皮蓋上的一疊書,掉進了箱子裏。我雖然心裏發毛,還是忍不住好奇,推開房門看了一眼,果然看見紙皮箱上的兩片紙片已經被壓了下去。我的眼睛證實了我所聽見的以及我所推斷的。我關上門,匆匆走了。
想不到的是,第二天,當我回到工作室,打開房門一看,發現昨天親眼看見的一切居然並不存在:書沒有被撞倒,紙皮箱也完整無損。(明續)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