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僧施法的下午

高僧去做法事的那一個下午,茂哥剛好在我家。中午過後不久他便來了,同來的還有幾位朋友,大家都是廚藝高手,準備把像稀泥似的梅雨天擋在門窗外,開上冷氣,過一個清清爽爽,遠離市區的傍晚。很快屋裏便充滿了食物與酒的薰香,就在這時候,茂哥接到一個電話,掛斷後,他依依不捨地把那杯千年古樹茶喝乾,說:「我要去銅鑼灣接高僧。」
他人在鄉下,要去銅鑼灣接高僧,把五個大和尚塞進他那一輛小房車裏,在超載的狀況下,再開回去沙田。只是這一段路已經超過一小時。大家望望窗外的天,雨是停了,但黑雲還是向空氣中滲出墨水。想想他此行的目的,是為了接載法師去與亡魂溝通,大家你看我我看你,不禁都為他擔心。「讓法師自己坐的士去不行嗎?」我說。茂哥不願意,說這是對法師不敬。老婆取出來一包西藏密宗的除障香粉,吩咐我取一個乾淨信封,分一些在信封裏,讓茂哥帶去鬧事的現場。老婆解釋,「這種除障香功力很大,平時在家中燒可以驅邪保平安,遇到家宅不乾淨,更可以……」她話還沒有說完,手中的信封忽然穿了底,香粉撒了一地。人人心中已經有如掛了個重錘,現在更一跤躀進谷底。我望望窗外,本來已經停了的雨又重新瀝瀝淅淅下了起來。這一切跡象都是叫茂哥不要去。但茂哥已經出了門口,開車消失在那一團在霧雨中好像長了毛似的綠色叢林裏。
世間的事紛紛攘攘,有那一宗不是我們的心做出來的。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