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細胞頭

事實上,並沒有「我」,「我」只是個概念,如果沒有成千上萬的細胞把「我」堆起來,哪來的「我」?「我」是自然界的產物,在產生「我」的過程中,「我」一點思想與主動權都沒有。那千萬個細胞把「我」堆砌了出來,像小孩做模型一樣,「我」充其量只是細胞做出來的模型。「我」成形後,細胞們仍在不停工作,「我」在生一日,細胞都堅守崗位,還會在緊急關頭做出不可思議的舉動。有一對在大陸生活的醫生夫婦,先生在放射科,人到中年,來了一個大打擊:因為輻射,兩個孩子健康都受影響,做父親的沒有受輻射,但卻隔代影響了孩子。半個世紀以前,大陸科學落後,醫生用的抗輻射衣物材料只是羊皮。大悲痛後,兩夫婦豁出去了,放開胃口吃,把所有的錢都放在食上。做醫生本來就高薪,兩人每食必盛宴,逢宴必大啖肥肉,若只有肉絲則不能算肉,非得塞滿牙縫填滿嘴的肉才叫肉,若遇上外遊,則在上飛機前先盛宴,盛宴畢還要帶一隻燒鴨上飛機。現在兩夫婦已經七十多歲,先生不久前被檢出心臟的幾條血管全部堵塞,應該五年前已經死去,但神奇的是,身體居然在心臟的主血管外另外新做了幾條血管,這大概是兩夫妻做醫生積了陰德,所以上帝指揮眾細胞為他搭了橋。瀟灑半生的老先生這時卻害怕了,醫生告訴他可以不必做手術,他堅持做手術,結果引出腎衰竭。生命有奇蹟,但「我」要配合,「我」不聽從身體的訴求,「我」一定得病。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