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上最熱的六月

走進超級市場的洗衣粉部,各種牌子的洗衣粉疊到天花板,還有衣物柔順劑、洗領口與袖口的噴射液,除油漬、茶漬的清潔液,除菌液等等從前未見過,現在想不起的各種化學產品。化學成績好可以賺很多錢,老番是第一代賺這個錢的,現在我們中國人將化學普及,也來賺這個錢,比如三聚什麼的。熨斗也屬於護衣系列產品。理論上,生活在這個時代的人都應該懂得用這些東西,但我家的小賓賓便不懂。
我家的小賓賓在家鄉是山民,長得高大,是真正的大山婆,不過樣子很清純,每天上班頭上綁一條紅頭巾,很清爽的樣子。鍾楚紅到我們家作客,眯着眼看了她半天,以為她是個漂亮男生。外母到我家這些日子,教會了小賓賓洗衣服和用熨斗。我家除了洗衣粉外,不願意用其他化學清潔劑,用洗衣粉其實也屬無奈,因為這東西並不環保,但在目前又找不到替代物。如果有誰還嘲笑環保是唱高調,想想為什麼剛過去的六月是地球上最熱的六月。外母教小賓賓如何清潔衣服的袖口領口、絲質的衣服要用稀釋的肥皂水手洗。從前沒有熨斗,襯衣洗後怎麼熨平?她說,在清水裏放一些蛋清攪勻,晾衣服的時候不要把水擰乾,待乾到八成後,把衣服撫平摺好,廿分鐘後,重新晾起來,衣服乾後,一點皺也沒有。這個過程叫收漿,是她婆婆教的,代代相傳下來。現代的人多了很多方便,但有一些似乎更重要的東西卻在不知不覺間消失了。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