鏟平植被蓋房子

大浪西灣鏟平植被蓋房子,首先要通過多少政府部門?我只能猜測,但這個猜測是基於一個不久前的經歷:我的後窗斜坡上有一棵大樹,一年前剛搬進來的時候,發現它已經被白蟻蛀空,隨時可能倒塌,由於剛好在路口,顯得特別危險。我報了警,警察當場用藍白帶把這棵樹圍起來,當日傍晚,漁護署有職員打電話來,說「很快」就會安排來鋸樹,到此,這件事好像畫了一個休止符。很快,一年過去,病樹竟然還在老地方!參天的枯枝好像童話裏的巫婆樹。
這一年中,這棵樹被山火燒過,我第二次報警,警察第二次來給它圍上藍白帶。隨後的日子裏:何文田巴富街倒塌大樹,險殺計程車司機;沙田圓洲角大樹壓死途人;我的電話打去漁護署,漁護署叫我打去食環署,食環署叫我報警,我歎息說已經報了兩次,連消防的救火車也來過。警察建議我去找村長或者找議員,因為我找的部門全都不管這棵樹。圓洲角出了命案後,康文署忽然紅爆,無知市民如我,以為樹都歸康文署管,又打去康文署,一次,兩次,兩次之後有了反應,大概是託圓洲角命案的餘震,康文署回電說,那樹不歸他們管,不過會通知這棵樹的頭:路政署。路政署管樹?果然幾天後,路政署職員來電,承認是他們的責任。這裏先不研究與政府溝通的困難,回到大浪西灣事件,所牽涉的部門以及所知情的議員難道會比一棵病樹少?其中可有誰曾主動從環保的角度考慮一下,讓政府做出符合大眾願望的措施?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