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外公的邏輯

金屋銀屋不如自己的狗屋,老外公在大山裏生活了一輩子,如果去年不是因為腎結石,硬被外母接到城市去動手術,可能一世都「窩居」在鄉下的桃花源裏。外母帶着他全國到處玩,「還是我那榻兒好,」老外公癟着嘴兒說,「不要小看我那家,那可是個寶啊!」滿臉的自豪與陶醉。
我們從超市買回日用品,老外公看着我們把物品一件一件從袋子裏掏出來,一邊搖頭一邊癟嘴:「現在賣的這些,東西不值錢,包裝值錢。」一針見血。
帶着老外公到太平山頂,看見周圍的遊客爭先恐後地搶佔最佳位置、眺望香港的繁華、拍照留影,老外公特別不理解:「房子蓋得這麼高,不簡單!但是房子太多了,擠得很,莫(沒)啥看頭!」老外公不停搖頭。那天黃昏,空氣特別乾淨,天空藍得透明,柔美的夕陽令我們陶醉的同時,卻讓慣於「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老外公着急了:「天都快黑了,還不回家!」磁鐵一樣的濃厚鄉音,把一個老鄉從密匝的人群中吸了過來,「來!幫你們拍個全家福!」重慶大漢捲着舌頭爽朗地說。對着鏡頭,老外公的嘴角這下子倒是不癟了,抿着抿着彎起來,擠出一對嵌滿皺紋的酒窩。
回四川的日子近了,老外公的嘴卻又癟了:「坐飛機不好!飛機沒有汽車跑得快。」為啥?「在汽車上看外面的樹,跑得飛快,在飛機上看外面的雲,動都不動。」老外公像是發現了一個令他非常不滿的秘密,撇了我老婆一眼,認定是他的孫女兒不想讓他早點回四川才故意買了飛機票的。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