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外公的童心

都說「老返小」,人老了,就變回了孩子。老外公這個老孩子的嘴裏僅僅剩下兩顆邦尼兔牙,非常搞笑,但他比邦尼兔更出位,邦尼兔的牙長在上面,而老外公這兩顆牙卻長在下面。當他不說話的時候,上嘴唇總被下嘴唇包住,嘴一旦癟起來,下嘴唇就突出得更厲害。每當老外公因為生氣而癟嘴,外母就加倍誇張地學他的樣兒,他一看,自己就也靦覥地笑起來。
颱風襲港,暴雨傾盆,我們都被困在家中。老外公半卧在羅漢床上,專注地盯着窗外的雨打風吹出神,聲兒也不吭,我們也不去打擾他。到了中午,老頭兒從床上慢悠悠地下來,得意地笑着:「看出門(名)堂了(看明白了)。」哦?看啥看出「門堂」了?我們都很好奇。「你們院子外的那幾棵樹是孫悟空變的,院子裏的這棵是狗兒變的。」怎麼說?「外面那幾棵,一吹風就騰雲駕霧又翻筋斗,裏面這棵,它會搖尾巴又拜拜手。這些,都騙不過我的眼睛。」這時的老外公,連酒窩裏的皺紋都是神氣的。
不止這幾棵樹,一個月以來,老外公每日行山經過的路上,一草一木,一花一石,全都被老外公認清了本來面目:「那山是個丫頭變的,那石是個小夥子變的,還有化成三塊石頭的三個修行人,連逃出來吃東西的豬都有!」
老了變得孩子氣或許是很自然的事,可老了還保持着童心,着實不易。也許老外公的心境特別簡單,於是也特別乾淨,童心自然喜歡住在那裏。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