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租的天使

《出租天使》是一齣題材非常老套的日劇:「援交少女與絕症老師的愛情」。絕症類愛情在日韓劇中一度氾濫成災;更不必提影片結尾俗得令人驚訝的「失憶」情節─題材沒有新意,尚不是問題,但若敍事手法也沒有新意,那就是個問題。
一個平凡的故事,要怎樣講才會好聽?要有好的結構。什麼是好的結構?影片《潛行凶間》中,夢的建築師練習設計迷宮圖,好的迷宮圖不但要將藏有寶藏的唯一出口巧妙地隱蔽起來,還要讓走入迷宮的人對其中的可能性感到興致昂然,欲罷不能:看似那樣,其實不然;恍然大悟,原來如此!充滿懸疑和意外的迷宮圖就是電影故事的好結構。
《天使》中也嘗試安排意料之外的情節,例如因為女主角的坦白才讓人發現她是過往欺凌事件的指使者,其實觀眾早猜到。加上意外背後的反思只是一句台詞帶過,未免更淺薄。說到底,這齣戲屬於青春偶像愛情劇的類型,女主角是日本的人氣超模,故事只是要為她的大特寫而量身堆砌。
從文學到電影,日本人從來都精於小題大做,其中的大師代表小津安二郎,他的鏡頭是直窺人性深處的放大鏡,所以平淡如水的日子都能被他釀成影畫中最上乘的香醇。但在《天使》一劇中,「小題」雖然被搬上兩個小時的銀幕,是「大做」了,卻終究成不了「大作」。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