鋼鐵就是這樣煉成的

我老婆是個書蟲,整天悶藏在書裏,朋友來家一天,她可以關在房裏一天,蛀書──這是我外母說的,是在認識我以前。認識我以後,她發現遇到一個勁敵,原來她的老公要經常寫劇本,每次一寫,半年一年,寫則寫矣,還振振有詞:「不要怪我發呆,我在劇本裏,在另一個世界中。」
在另一個世界中?那這個世界上的油鹽醬醋誰去買?兩隻大黑狗的屁股誰擦?電燈泡壞了誰換?電腦線不通誰去打電話請師傅?廁所沖不了水,誰管?一個家,開門四件事:柴米油鹽,關了門事更多,數都數不清。一個家庭,女人是書蟲,男人瀟瀟灑灑地活在 3D世界裏,這本身就是一部動畫片的絕佳橋段。現在,回到這個世界裏,誰去具體管理施雷布雨、安排日月升沉?
自古英雄出亂世,山到盡頭必有路。有一天,我從另一個世界偶然窺見這個世界:有一個蓬頭散髮的女人,一手抓螺絲刀,另一手抓剪刀,從桌子底下,推開擋路的大黑狗爬了出來,雀躍歡呼:「我把電話線修好了!」原來我家的電話分機已經不知不覺壞了三個月。然後,她又一手舉起鐮刀,另一手舉起斧頭,堅定地說:「該去修剪花園了。」我看看花園,一草一木都井井有條,自家種的絲瓜已經爬上牆頭,大地一片欣欣向榮的景象──原來我的老婆已經從書蟲進化到手執鐮刀斧頭的人。讚美主。鋼鐵就是這樣煉成的。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