倔秋田 VS悍老婆

去年十月,家中的大黑狗秋田開始發作潛伏在基因中的疾病——先天髖關節發育不良症,我束手無策,煩惱擔憂,讀者朋友們來信安慰我,其中一位建議餵服人用的含有葡萄胺和軟骨素的關節藥,我們照辦了,雖然秋田未能像這位朋友家的小狗那樣恢復到正常——大概大型犬比小型犬更難——但是她自開春以來,只要不劇烈跑跳,每天都能散步一個小時多,如此,我們已經非常滿意。真是多謝了讀者朋友。
秋田開始發病的時候剛好老婆回了娘家,一去兩個月。看見小狗經常痛到不願意吃狗糧,我只好每日給她吃個蘋果,這令她變得很挑嘴,更不肯乖乖吃狗糧,寧願每日只等着那一個蘋果。無奈之下,只好讓她再吃點別的水果均衡一下營養,結果,幾乎所有的水果她都喜歡:木瓜、葡萄、荔枝、梨、香蕉、甚至榴槤。可水果畢竟是水果,她的體重和大小都比正常值低很多,老婆回來後嘗試給她做飯,把胡蘿蔔和牛下水煮成一鍋,香得我都流口水,秋田卻只是嗅嗅,碰也不碰,就是等她的蘋果。老婆的脾氣已經很倔,搬開秋田的嘴給她一勺一勺灌;秋田卻比她還要倔,等老婆手一鬆就一口一口吐,這令她很有挫敗感,甚至盤算着買小兒開胃藥給秋田。為了這,我挨了不少罵,老婆怪我,說秋田的怪毛病是讓我慣出來的。
狀況在三個月前忽然有了轉機,秋田的胃口漸漸好起來、「話」多了、走動多了、眼神機靈了、連上課訓練時都主動了。這一切只因我家多了一位成員——一隻拉布拉多混種小狗,也是黑色,名為「墨寶」。自從這個混世魔王來到家中,秋田的世界就半日也不得安寧了。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