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電影參差不齊

近來接連看了幾部讓人大跌眼鏡的日本影片:《戀愛植男》、《出租天使》和《別了誘情人》。日本電影的製作成本相當昂貴,不像香港,整班製作人勒緊腰帶,還能用兩三百萬港幣拍出低成本的片子。在日本,動輒是兩三百萬美金,真的是場昂貴的戰爭。可是這樣的成本拍出上面三齣水準的電影,真的不符合觀眾的期待。反觀去年,從《禮儀師》到《神探伽利略》,到《爆粗 Band友》,幾乎每齣都有驚喜,是符合成本的高質量作品。
香港電影近年雖然少有能與《禮儀師》抗衡的份量之作,但也甚少出現《戀愛植男》、《出租天使》和《別了誘情人》這樣甚至連劇本都不合格的作品。不但如此,香港電影的水準也很穩定,即使是純娛樂片,例如槍戰類型片,從編劇到導演,從攝影、音效到剪輯,香港製作已經非常純熟,絕對有品質保證。本土溫情片,以許鞍華為代表,從《天水圍的日與夜》到《得閒炒飯》,也因對香港社會的細緻觀察和對時代變遷的敏銳觸覺,而獨樹一幟。去年上映的紀錄片《音樂人生》是一位新晉導演張經緯的作品,描寫一位本土音樂小神童成長中的徬徨和痛苦,這更是一部超低成本的製作,但是成績斐然,讓人至今印象深刻。
《出租天使》是為一位模特兒涉足影壇而訂製、《別了誘情人》又是為中山美穗的復出而打造,不免叫人懷疑:難道日本電影其中的一個片種,是為成就明星而存在的輔助工具?今年到目前為止的日本電影,叫人失望了。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